设为首页| 收藏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走进威勒 >

汪群和儿子还是赶来参加了葬

 
  
  今天已上山——我们当地的话:意思就是、装入棺材就抬上山埋葬了。
  
  阿良的家离我的住处有十多里地,我大约在十多岁时便认识 他。我们年龄差不多大小——不甚确切;或许比我还 小一些?我们不是一个乡的,自然也不是同学。印象中阿良长得不算壮实却也精神,但后来见的次数越来越少,特别是他结婚后,数年间偶尔的能见着一两次。但每次看见他却是越来越瘦。前两年见到他时似乎又长得好了点,依然笑眯眯的呲着他那大长的白牙。(他的脸长,人中也长,按面相学来说应是高寿之态,却也不料中年早亡,那次见面就是我最后一次见到他了。——面相学说者类亦未必可信)
  
  阿良娶了小河对面的汪群为妻,结婚后也像大多的山里人一样老实的在家种了几年田。后来搬到了城里做点小生意,倒腾贩卖些水果啥的,小日子就这么过着。后来孩子也有了,但夫妻间感情却是一直不怎么好。
  
  那汪群年轻时我也认得的,长得也算个美人了。但结婚后便很少见面,也许碰见也认不得了。只听说他们时常打打闹闹,那阿良的头便经常的鼓起些大包,到后来甚而闹起了离婚。但时至今日他们的孙子也已出生了我也并不确切他们是否真的就离了。
  
  前两年就听说他的日子已过的非常好了,他一年差不多有七八万元的收入。儿子在很远的地方打工,每月也有七八千元的收入,他的钱一分不剩的全给了汪群。汪群拿这钱在市里买了套房子,阿良却是从未去过,连房子在什么地方也搞不清楚,亲朋们问起他时也只是笑笑。
  
  儿子当初结婚时他日子正艰难,所以可能没有帮上太多的忙。这事他觉得愧疚,儿子嘴上没说什么,但似乎亦心有芥蒂。不然何至于就在他去世的前一天,亲属打电话时儿子只是说:死了么?死了便回去,若没死又何苦耽误我时间!
  
  据说:阿良查出病时已是晚期,辞工三日后便让人接回山中的老家,汪群和儿子均没有同行 。只是告诉他家里一切都安排好了,也请了人来护理,但阿良一送回山的老屋那眼泪就躺了下来。二十多年前住过的那老屋已被拆的只剩下半间开着天窗的房子,物件家什破烂不堪,好心的邻居拿来了被褥算是安顿下来——就是静静的等死罢了。
  
  城里的哥哥看着凄凉的一幕便接他去市里住了十来天,那光景却是每况愈下。说话不清晰,行动也日渐迟缓,终于瘫痪在床,心底里还明白; 非要回乡去,甚而以死相抗。他哥哥只好依了他,接回乡下只三日便去世了。有人说他是自杀的,也有说不完全是。也许到了最后他已没了结束自己生命的力量?也许只是因为心死了,人也就死了。
  
  我这次回老家接小小到哈尔滨来念书。往返的机票已订好了,在家的时间只有一整天。(来时远方买了小小穿的衣裤帽子要我带来),妹妹妹夫 开车送我回去。
  
  回市里时有个搭车的熟人是阿良的亲戚也是汪群当姑娘时的邻居,我们打小就熟识。他刚送阿良上山后返回岳阳(他在岳阳市安家),说起阿良免不得嘘唏叹息一番。阿良离世前写下了四大张纸遗书,虽然字迹不甚清晰却能看懂大概的意思;说亲朋好友们别怨怪汪群和儿子。离的太远了,况且儿子要上班,汪群又要带孩子。
  
  最后的那几天他是盼着能见一眼儿子们的,别人打电话时告诉他;儿子很快就要来看你了,他于是笑笑,透着那残恒的破缝看那山道的远方,一挂清泪便无声的滑落。(听人说,他努力的将一面小镜子弄破,割自己的手腕,却是无力割断动脉了,便挪动到床边,头朝下倒栽下去,却也没能栽死、、、、、、)。
  
  到底如何死的不得而知,但终究确实是死了,却一直盯着那山道的尽头。。。。。。。
  
  听说 鸿博娱乐网礼,或许也看到了他留下的遗书。但是否哭过尚不得而知,只听说将阿良葬了的同时便也将灵烧了,看来是没人,亦或是儿子没时间为父亲守孝了。


  • 相关产品
  • 相关新闻

地址:广州新华工业园小康路168号 邮编:123000 联系人:李先生 电话:0534-2429008 手机:15953448995
版权所有 © 2011-2017 广州威勒电子产品制造有限公司 鸿博娱乐平台可靠吗